主頁 > 電視 > 經典臺詞 > 正文

最好的我們經典臺詞對白

  《最好的我們》以懷舊的筆觸講述了女主角耿耿和男主角余淮同桌三年的故事,耿耿余淮,這么多年一路走過的成長故事極為打動人心,整個故事里有的都是在成長過程中細碎的點點滴滴,將懷舊寫到了極致,將記憶也寫到了極致。《最好的我們》劇中許多感人的對白語錄直戳人心窩,下面小編就帶你盤點《最好的我們》劇中經典臺詞語錄對白。

  你還記得高中時的同桌嗎?那個少年有世界上最明朗的笑容,那個女生有世界上最好看的側影。高中三年,兩個人的影子和粉筆灰交織在一起,黑白分明,在記憶里面轉圈。

  你總是說青春從不曾永遠,而那時候的我們,就是最好的我們。這一次,讓我們和耿耿、余淮、余周周、林楊、洛枳、盛淮南一起和整個青春做告別。



  part1

  “前途很重要。”

  我突然哽咽。

  “可我舍不得離開一個人。”

  part2

  任何時候我們遇到困難,第一時間大喝“道誰敢欺負我女人”的,肯定是β。

  自己明明很孤單,卻永遠最樂觀最好最好的β。

  罩著我們的那個女孩,就這樣飛去了北京。

  part3

  β忽然大聲喊起來:“去他媽的成績,老娘是為了你們幾個才每天去上學的!”

  簡單嗚嗚嗚地哭著說:“不管是不是還在一個班,你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  我卻說不出話。我討厭離別的場景。我連我爸爸媽媽離別的場景都記不住。

  忘記悲傷的事情,是我的特異功能。

  我只是側過臉去看余淮。是我的錯覺嗎?是他的臉太紅了,還是他真的眼圈紅了?

  part4

  我突然問他:“你希望我學文嗎?”

  “你應該自己做決定,這事關你的前途。”他說。

  所以你一直都沒有問過我一句,是嗎?

  “我就問你。反正我現在都選了要去學文了呀,你可以說了。”

  很久的沉默之后,余淮抬眼睛看著我。

  “曾經,”他慢慢地說,“我有過很荒唐的想法,你沒辦法學理,我就去學文好了,反正我學文肯定也比你學得好。”

  我愣住了。

  他說完,如釋重負的樣子。

  part5

  “余淮,我們以后一直坐同桌好不好?”

  他迷糊了一會兒,眼睛漸漸地亮起來。那是我在余淮臉上見過的最激動和喜悅的表情,男孩笑得毫不設防,一直點頭,點個沒完。

  前途和他都未必能夠回報我的任性。

  但是這一刻就足夠了。

  青春就是這樣,好得像是無論怎樣度過都會被浪費。

  那么不如浪費在你身上。

  part6

  簡單早就習慣了做任何事都第一時間考慮韓敘。也許因為我高一才認識余淮,所以偶爾看到他那種理所當然的態度,還是會不滿。而簡單從小就屁顛屁顛地跟著韓敘,“為他好”都養成了習慣,是她成長的一部分,那么自然,都不需要停下來想一想。

  不需要韓敘回應。看到韓敘一帆風順時的開心,她自己也開心。她把自己的那份開心當成這段感情的報酬。

  “后來我懂了,”簡單笑著說,“他喜歡我對他好,但是他不喜歡我。”

  “他怎么會不……”我本能地脫口就去安慰她。

  “我知道的。”簡單低下頭,輕輕地說。

  part7

  “洛枳愛盛淮南,誰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盛淮南愛洛枳,全世界都知道。”

  part8

  我叫耿耿。

  給我起名的兩個人各奔東西,把慘不忍睹的成績單交給一個外人。

  說要一直和我坐在一起的人又口是心非。我是個被丟掉的紀念品,又被撿起來紀念別人。

  part9

  “不過……”余淮轉過頭來看我,笑瞇瞇的:“你這女生真挺好玩兒的,真的,挺有意思。”

  他說我好玩兒。有意思。

  很多很多年后,我對著各大公司網申系統的opening questions(開放式問題)發呆,這些變態的國企、外企總是要求我們用100字左右來形容自己是個什么樣的人,我總是語塞。

  我有時候開朗,有時候木訥,有時候認真,有時候懶散,有時候熱情,有時候冷淡,性格中找不到任何一絲壓倒性的鮮明特點。每當那個時候我就會想起,有一天下午,熱氣騰騰的教室,最后一排的角落,有個第一次見面的大男孩趴在桌子上,用懶洋洋的語調甕聲甕氣地說,耿耿,你真挺好玩兒的。

  part10

  最容易令人感到溫暖和驚喜的是陌生人,因為你對他沒有期望。

  最容易令人感到心寒和悲哀的是親人,因為你愛他們。

  我只是突然想要抓住一個陌生人而已。

  part11

  突然,我聽見了余淮的大叫:“等一下等一下,我都忘了,我還沒說呢!”

  “你又怎么了啊?”張平飛了一個白眼過去。

  自從草皮事件之后,張平就一直對余淮咬牙切齒。

  “我要同桌啊,那個誰,耿耿!”

  所有人都在嘈雜的背景音掩護下小聲地對張平提出“非分之想”,只有他大著嗓門當著安靜的人群喊出要和我一桌。

  那一刻,我恨不得鉆進地縫里面去。

  然而真的真的很開心。

  張平目瞪口呆,有點兒結巴地問:“人,人家樂意嗎,人家認識你是誰啊?而且你們可得坐最后一排……”

  “怎么不樂意啊,我昨天問過她,那個誰,人呢?”他四處望,終于看到我,“不是說好了嗎,你樂意嗎?”

  我看著他那張小麥色的傻臉,突然笑了起來。

  “我愿意。”

  很長時間后,簡單突然跟我提起這件事。她說,那一刻,她突然荒謬地覺得見證了一場求婚。

  因為我說得格外莊重,好像等了很久,含笑點頭,說,我愿意。

  part12

  張峰的數學課講得旁若無人,夢游一般。雖然余淮評價他的課講得不錯——估計是針對他們那樣的水平來說的吧,反正我不喜歡他。

  終于在他又一次一筆帶過某個定理的證明時,我絕望地趴在桌子上,深沉地嘆了口氣。

  一邊在做練習冊的余淮突然頭也不抬地大喊一句:“老師,我沒聽懂,你把證明推一遍可以嗎?”

  我猛地抬起頭看他,沒聽懂?他根本沒有聽課好不好?

  他心不在焉地彎起嘴角。

  我突然心里一暖。

  張峰詫異地看他,那張白臉上終于有了點兒像活人的表情。然后緩慢地轉過身,在黑板上推導公理推論3的證明過程。

  我趕緊抓起筆往筆記上抄,眼睛有點兒熱,說不出來為什么。但沒有對他說“謝謝”,說不出口。 ()

  part13

  我發現我好像也有點兒喜歡一個人。但我不確定,更不敢像簡單這樣,大聲地說出來。

  九月就要結束了。

  我的成績一塌糊涂,我爸爸要結婚了,我坐在一個光芒萬丈的傻小子身邊,突然很不開心。

  你知道,最令人難過的天氣,其實是晴空萬里。

  part14

  同桌是不需要你等到課間操和升旗儀式才能偷偷瞟一眼的人。他就在我身邊,雖然不屬于我,可是會心不在焉地說,小爺我一直都在。

  part15

  我們放下手里的掃帚抹布,并肩坐在講臺桌子上,腿在半空中晃來晃去,右手邊是窗外潤澤如水墨畫的夕陽,邊緣曖昧,虛虛實實,美得很假。

  后來我無數次想起當年這個場景。我一直懷疑是不是我的記憶出現了什么差錯。

  那個聯歡會結束的黃昏,那么長,又那么短,那么安靜,又那么喧鬧。

  那么長,仿若一輩子的好回憶都被耗盡。

  卻又那么短,短得好像游樂場的旋轉木馬之于玩不夠的孩子。

  那么安靜,讓我不敢置信,所有人好像都退出了舞臺,給我讓位。

  part16

  他把袋子遞到我手上,我的胳膊往下一沉,這才體會到袋子究竟有多么重,隱約看到他手上被勒出來的紅線,橫穿掌心。

  “我就不送你上樓了,你不是說你家在三樓嗎,也不高。否則讓你爸媽看見,會誤會的,我可不想被你爸拎著掃帚追得滿街跑。”

  我想象了一下這個場景,竟然覺得很甜蜜,克制不住有些向往,但還是一鞠躬,大聲說:“多謝啦!”

  他擺擺手:“天快黑了,快上樓吧,明天別遲到。”

  他手插在兜里,轉身晃晃悠悠地走遠,書包和校服都隨著步伐一晃一晃的。

  我假裝進了樓門洞,估摸著他走遠了,就重新探出頭,站在路邊目送著墨藍色天幕下余淮漸漸模糊的背影。

免責聲明:

  本文來源于網絡轉載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本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,僅為提供更多信息。如發現稿件侵權,請 聯系我們

今日推薦

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